看小说去 > 大圣传 > 第十三章 牛泪见鬼
    李富贵道:“这是我在庆阳城金戈铺买的百炼刀。”他又不是呆子,妻儿的死怎能对他毫无触动,对神婆毫无恨意,这把刀便是明证,证明他还是个有血性的男儿。
  
      但他终究只是个普通的农户,一边是酒,一边是刀,但他始终没有下定决心拿起刀来,而是在醉乡中一天天消沉下去,最终发现自己连握刀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但这把刀他还一直留着,没有拿出来换一顿好酒。
  
      李富贵念起往事,泣泪横流:“这把刀我不敢卖,也不能卖,卖了我就什么也没有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山心神激荡,脸上不动声色,默默将刀回鞘裹好:“你若信得过我,这把刀就归我了,我必会给你个交代。”
  
      李富贵背过身摆摆手,李青山提步走出门外,一路快步疾走,只恨不得上门一刀将那神婆砍了,回到茅屋练了一趟拳,才将心气平定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能够驱使鬼物,算得上什么层次的神通,比我这九牛二虎之力如何?”
  
      “强的能使万鬼朝宗,称一方鬼帝,与神魔交游。弱得就只能欺负一下普通人,练了不但无益,反而有害,阴气侵体,神智混乱,性情乖张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神婆自然算是后一种。”李青山放下心来,这也是他料算到的,否则的话,那神婆也不会白白吃了他一脚,这么久才来报复。
  
      “但你也别小看了他,你看不到阴鬼,很多手段都是防不胜防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山心念一转:“牛哥,听闻人眼上抹了牛眼泪,就能见到鬼,不知是不是真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少来打我的主意,老牛平生无泪。”
  
      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未到伤心处,牛哥你难道就没有伤心之时吗?”
  
      青牛别过牛头,不再理他。
  
      李青山知道牛哥是真正的牛脾气,也就不再劝说,这些天来,二人没少交流,他隐约也体察出了青牛的心思,不想让李青山将它当做依仗,自己的路自己走,自己做的事要自己抗。
  
      黄昏时分,青牛忽然将一个小瓷瓶交给李青山,也不解释什么,就走出门外,上了卧牛岗,望着夕阳下十万大山。
  
      李青山打开小瓷瓶一看,里面是透明的淡蓝液体,他心中一动,粲然一笑,冲青牛的背影道了声谢,用蒿草蘸了这液体,小心翼翼的滴入双目。
  
      初时没什么感觉,但接下来他就觉得双目越来越热,热得发胀发烫,若非这些天来的艰苦修行,他几乎要忍不住痛呼起来。
  
      烟雾缭绕的青砖瓦房里,一群来求神问卜外乡人,目瞪口呆的望着一张符纸凌空飞舞起来,然后忽然自己燃烧起来,而且还是蓝色的火焰。
  
      他们看不到,一个脸色惨白的孩子,极为费力的举着那张符纸,他们只是低着头,诚惶诚恐的将所有的银钱交给了神婆,然后倒退着出去。
  
      神婆小心将钱收好,脸色忽然狰狞起来:“怎么回事,那李二怎么还没死?是不是你不用心办事?难道要我收拾你吗?”
  
      孩子呆滞木讷的脸上也露出恐惧之色,拼命的摇头。
  
      神婆猛地摇起手中的铃铛,孩子痛苦的在屋里乱撞,带起一阵阵阴风,吹散了缭绕的烟雾。
  
      许久之后,神婆方才将停下铃铛:“乖,听奶奶的话,奶奶不会亏待你。”将一支细若牛毛的绣花针交给孩子:“拿去,去刺瞎他的双眼。”
  
      孩子艰难的掌握着绣花针,乘着夜风飞向卧牛岗下,
  
      夜幕中,李青山仍在院中闭目打坐。
  
      孩子走了过去,扬起手中的绣花针,缓缓刺向李青山的双目。在寻常人的眼中,便只有一根针自己飞在半空中,更何况这绣花针极细。纵然是白天也看不清楚,更何况是在晚上。
  
      李青山若有所觉,猛然张开双目,无视近在咫尺的绣花针,利剑般的目光盯着那孩子漆黑的双眸:“你要做什么?”他的双目炯炯有神,像是有两团火焰在燃烧。
  
      傍晚时分,就在李青山痛苦不堪的时候,体内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,忽然游动起来,游走在双目之间,那股痛苦的感觉,顿时减轻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待到痛苦灼热的感觉消失,一股清凉之意在眸中流转,让他觉得舒畅不已,就在这时,他心中忽然生出警兆,蓦然睁开双眼,正好看见昨夜的那个小鬼,正握着绣花针站在他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心中也吃了一惊,有些后怕,他原本以为神婆不过有些鬼蜮伎俩,绝不可能同他正面抗衡,反正小鬼的阴气伤不了他,就存了轻敌大意的心思,但若不是他忽然能够看见鬼物,难不保就遭了暗算,被毁了眼睛,如此一来反倒不如,早早痛下杀手。
  
      那孩子更是吃惊,被李青山怒目一望,浑身一颤,手中的绣花针落地,轻飘飘的远远的退开。
  
      李青山仔细打量那小鬼,发觉他才六七岁上下,生的极为俊秀,若非脸色惨白,真如金童玉女,身上穿着绫罗绸缎的袍服,想是他生前的装束,不像是被驱役的小鬼,倒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公子。
  
      那孩子见李青山竟能看到他,顿时不敢上前,但害怕完不成任务,回去被神婆惩罚,又不敢离开,僵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李青山心中已没有了惧意,什么东西都是看不见的东西最恐怖,现在清清楚楚的看见了,发现这小鬼比他还要害怕,便张口问了起来:“你叫什么名字,你从哪来的?”
  
      但无论他怎么问,那孩子都是木呐呐的不回答,李青山心中一动:“你不会说话?”
  
      孩子犹豫了一会儿,才点点头。
  
      李青山想它只是被神婆利用,这样小的年纪就不幸夭折,而且说不定也是被神婆害死的,心中就有些悯然,态度就温和了些。
  
      “昨天还贴那么近,现在躲什么?过来些,我有话问你。”
  
      孩子见他的神情变得没那么可怕,像是畏葸的小兽似的,走近几步。
  
      李青山道:“你既然不想说话,那就点头摇头来回答吧,这么说,你听得懂吗?”
  
      孩子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一人一鬼,就这么交流起来。

看过《大圣传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