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小说去 > 大主宰 >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收服玄天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
  
      震动天罗大6的北界之战,最终落幕,但此事所造成的余波,依旧是在接下来的时间内,令得整个天罗大6处于震荡之中。天『籁小  『说
  
      如果说一年之前,牧府与北界三大霸主争霸的那一战,只是令得牧府在天罗大6上声名鹊起,从而拥有了一定的名声的话。
  
      那么这一战,就彻底的让得牧府屹立在了天罗大6最顶尖的那个层次,引得无数势力,敬畏有加。
  
      而从此以后,北界将会成为牧府私有之地,任何势力都不敢心生觊觎,至于天罗大6上的那些顶尖势力,也将会对牧府保持着极为强烈的忌惮。
  
      因为,如今的牧府,已经拥有了天至尊,以牧尘展现出来的惊人战斗力来看,若非不是现在的牧府底蕴还不足,恐怕早就能够跻身进入大千世界中的级势力之列。
  
      如果此时换做是另外一座大6,光以牧尘现在的实力,就能够直接霸占整座大6,将其视为自家禁脔,旁人也不敢有半句它言。
  
      因为,这是大千世界中的规则,只要成为了天至尊,那么就相当于成为了这大千世界中最为巅峰的存在,那相当于大千世界的执掌者一类,拥有着称尊道祖,雄霸一方的资格。
  
      不过天罗大6毕竟是大千世界中的级大6之一,其中资源雄厚得无法想象,就算是级势力也是为之眼红,所以如今的天罗大6上,虽说看上去并没有天至尊的存在,但那些顶尖势力的背后,却几乎个个都是有着级势力在暗中支持。
  
      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下,此时的牧府,因牧尘的存在,虽说明面上敢傲视群雄,足以占据北界,但却依旧无法称霸天罗大6。
  
      若是强行而来的话,必然会牵扯出众多的级势力,到时候对牧府不满的,恐怕就不只是紫气灵洞,雷音大寺,龙雕洞这这方级势力了。
  
      而如果引得太多敌人仇视,就算是牧尘,恐怕也是有点吃不消,除非等他有朝一日,他拥有着匹敌圣品天至尊的实力,那样的话,要将天罗大6收入掌中,不过是翻手间的事而已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在他的吩咐下,牧府在经过此次大胜之后,却仅仅只是收揽着北界的疆域,并没有将触角对着其他的地方延伸,免得引来其他势力背后的级势力的反弹与抵触。
  
      毕竟这辽阔的北界,已经足够此时的牧府消化很长的一段时间了...
  
      ...
  
      牧府,上古天宫。
  
      一道光芒从天而降,落在了天河之旁一座最为巍峨的山岳之上,现出了牧尘的身影,他在山巅盘坐下来,目光微微俯视,便是能够见到那犹如一条玉带一般环绕在巍峨山岳之外的天河。
  
      天河周围,遍布着修炼石台,其中有着众多身影在修炼,而先前牧尘现身的动静不小,自然也是引得不少目光射来。
  
      一般能够来到天河修炼的人,大多都是牧府麾下众多宗府内的年轻俊杰,因为这种年龄段的人,在天河修炼的好处也最大。
  
      因此这也是导致天河周围,少年器宇不凡,少女则是诸多貌美年轻,气质空灵,当真是为天河增色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快看,那是府主大人!”
  
      所以,当牧尘在那天河之外的山岳上现身时,顿时引得天河周围无数修炼的少年少女们将尊崇的目光投射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府主真是了不得,如此年纪,就踏入了传说中的天至尊,成为了这大千世界中巅峰强者...”不少姿色过人的少女,在瞧得那道年轻而伟岸的身影时,都是脸若桃花,美目如星,痴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嘻嘻,小蹄子,不要浪了,府主大人是何等人物,哪能看得上咱们?”也有着理智的女孩嘻嘻笑道。
  
      那些年轻少年也是轻哼道:“传闻府主可是有着心爱之人的,那位仙子可是修行了洛神法身,未来必然是大千世界的第一美人,你们就别想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不过一般说着这种话的少年,很快便是会周围一对对的美目,狠狠的剐了一眼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天河周围,倒是热闹得很。
  
      在那山岳之巅,虽然距离天河略远,但以牧尘此时的感知,自然是能够将那些笑闹声收入耳中,当即也是略有些哭笑不得。
  
      不过见到这些少年少女时,他也是有些感慨,显然是响起了当初他在北灵院,北苍灵院中修炼的时期,那时候的他,不也是这般崇尚着强者吗?
  
      他笑了笑,将这些心思渐渐的收起,眼中有着一道光芒射出,最后化为一座水晶塔,悬浮在他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这些天他一直坐镇在牧府,待得牧府将整个北界都是纳入掌控之中后,他这才有时间进入上古天宫,因为此时,他需要将这水晶塔中的问题给解决掉。
  
      前些天与那玄天老祖大战,他只是将其镇压进了浮屠塔内,却并未真正的击溃,所以眼下腾出手来,也得先将这个隐患解除掉,不然的话,之后牧尘与人对敌,这浮屠塔也就不能再轻易动用了。
  
      水晶塔静静的悬浮在牧尘的面前,散着神圣之光。
  
      牧尘身形一动,便是化为一道流光射入其中,眼前光芒变幻,就已直接出现在了浮屠塔内。
  
      他目光一扫,只见得此时浮屠塔内水晶光芒大放,铺天盖地的汇聚着,在那中心位置形成了一颗水晶星辰,而星辰之内,一道人影盘坐,不断的运转浩瀚灵力,与之抗衡。
  
      似是察觉到牧尘的视线,那道人影双目陡然睁开,面色顿时一片铁青,此人,正是之前被牧尘以浮屠塔镇压下来的玄天老祖。
  
      牧尘倒没理会玄天老祖的脸色,反而是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如今的浮屠塔,随着他晋入天至尊,这座浮屠塔也是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那每一道自塔内散出来的水晶光芒,此时若是仔细看去,竟会现光芒内部,蕴含着无数古老的纹路,那种纹路,拥有着强大的封印之力。
  
      这种封印之力,就算是以玄天老祖之强,都是唯有被困在其中,因为他一旦催动灵力,就会有着封印之力笼罩而来,将灵力尽数封印。
  
      “如今浮屠塔的封印之力,已经能够对天至尊起作用了吗?”牧尘目光微闪,以往浮屠塔显然不具备这种能力,但现在,却是具备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浮屠古族能够成为大千世界中的五大古族,的确是有着独到之处,此等封印之力,简直霸道。”牧尘在心中感叹了一声,如果没有浮屠塔的封印灵力,他想要将这玄天老祖收拾,还真没这么容易。
  
      “玄天老祖,我这浮屠塔中可还舒坦?”牧尘的目光盯在那玄天老祖的身上,淡笑道。
  
      玄天老祖面色铁青,想要怒,但却不得不收敛起来,忍气吞声的道:“老祖我此次认栽了,之前算是我的不对,我给你牧府赔罪,也可以赔偿,只要你将我放出去,怎样?”
  
      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如今他被牧尘镇压在此处,只能服软。
  
      牧尘闻言,则是淡笑道:“你此次差点将我牧府搞得支离破碎,以为简单赔个罪就能一笔勾销吗?”
  
      玄天老祖怒道:“那你想要如何?老祖我可没杀你牧府一人!”
  
      牧尘漆黑眸子中掠过一抹冷光,道:“若不是如此的话,我现在就将你镇压至死!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牧尘言语间的冰冷杀意,绕是玄天老祖心头都是微寒,因为他知晓,此时的牧尘,的确是有着这个本事,如果借助着这神异的浮屠塔,还真有可能将他永久镇压,直到陨落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那个下场,玄天老祖也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,旋即面露讨好笑容,道:“牧兄弟何必如此,说起来我们之间也没多大的恩怨,我也是受黑光那个老东西的挑唆,一时脑热才来寻你麻烦。”
  
      “要如何才能放过老祖,你尽管放个话,如果我能办到,一定不推辞!”
  
      牧尘闻言,双目微眯,果然是那个黑光长老吗?不过此事不一定就是他独自所为,因为在他的背后,还站着浮屠古族中实力最强的玄脉。
  
      “想要我放过你,也不是不可以。”牧尘盯了玄天老祖一眼,漫不经心的道。
  
      虽说他倾尽全力的话,的确能够镇压玄天老祖,但那样的话,对他其实也没有太多的好处。
  
      听到牧尘言语放软,玄天老祖大喜,连忙道:“牧兄弟有何条件?”
  
      牧尘笑了笑,道:“若是你能够许诺,自今天开始,成为我牧府长老,受我差遣百年时间,今日之事,我们就可一笔勾销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!”玄天老祖眼睛一瞪,面色变得难看起来,喝道:“老祖我逍遥自在,凭什么要受你差遣?!”
  
      他好歹也是一位天至尊,如此所为,岂非是成了牧尘奴仆?
  
      对于他的激烈反应,牧尘也不意外,淡声道:“我牧府会举行盛大仪式,将你请为长老,给足你面子,而且我也不会随意指使你做什么,只要你在牧府呆上百年,保其安宁即可。”
  
      玄天老祖皱着眉头,眼中掠过一抹犹豫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若是你不愿的话,我也不勉强。”
  
      牧尘眼皮微垂,但那眼中,却是有着冷冽之色渐渐的凝聚起来:“不过我们之间的恩怨,也该清算一下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他双手结印,顿时浮屠塔震动,铺天盖地的水晶之光呼啸而下。
  
      瞧得牧尘这干脆利落的举动,玄天老祖也是心头一骇,旋即一咬牙,道:“三十年!我当你牧府三十年的长老,期间若是遇见有人来犯,老祖可出手相助!”
  
      他也是看了出来,这牧尘的确是个果决之人,如果谈不拢,后者怕是真的会下狠手。
  
      玄天老祖声音一落,牧尘那俊逸的面庞上也是有着一抹温和笑容浮现出来,旋即他微微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可。”
  
      ...
  
      ...(未完待续。)

看过《大主宰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