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小说去 > 掠天记 > 第六十九章 晋升大殿


    飞石峰,位于青云宗偏西侧的位置,灵气之充裕,在青云七峰之中,可排第三。

    峰上有一“晋升殿”,便是负责外门弟子晋升内门的考核之殿,凡青云宗外门弟子,突破灵动四重之后,都须到此殿,受内门长老考核实力,问询来历,再受三规十二戒,于青云宗道祖面前立誓,然后寄放魂灯一盏于青云宗主祭坛前,选修行路,正式成为青云弟子。

    方行背了小手,大踏步来到了飞石峰,道路却是难行,因为这条路,每十年才会有一批弟子踏上,而且人数绝对不会多,以致山道荆棘丛生,行走艰难。

    而这,也正是青云宗给宗门弟子的第一个忠告,意为修行路难行。

    对于内门弟子,青云宗很是看重。

    外门弟子千人,绝非青云宗的立门基石,这百名内门弟子才是。

    日后随着这百名内门弟子修炼成才,便会成为青云宗的各司执事,又或外派,驻守青云宗各辖地的灵矿与分宗,斩妖除魔,维护青云宗的利益与威严。

    而那千多名外门弟子,却大多数都会在修行无望之后下山,或回归各自的家族,或寄托于青云宗,在周围繁衍自己的血脉,成为小型的传承世家,亦为青云宗在红尘间的根脚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很大一部分,是在领取符诏的过程中死掉了。

    来到了晋升殿前,殿外有一面大鼓,离地十丈,大如房屋,鼓面乃是一筑基期的蛟龙皮蒙起,可音传百里,唤为“醒世鼓”,旁边放一鼓槌,却是一千年前,青云宗大长老阳化羽斩杀了一只金丹妖王九头狮王后,取其最长的一根腿骨制成,唤作“震天槌”。

    以槌敲鼓,震天醒世,意为昭告天下,我青云宗又多一弟子,传承不绝,青云不灭。

    晋升殿外人影寥寥,十分安静,只有两三个小道童在打扫,见方行过来,都好奇看他。

    “这位师兄,晋升殿不可乱闯,还是下山吧!”

    一个小道童好心提醒,晋升殿只有修为达到了灵动四重的外门弟子才能过来,而方行看起来年龄与他们差不多,怎么看都不像是达到了灵动四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方行哈哈一笑,道:“说的好,小爷有赏!”

    说着三块灵石丢了出去,一个道童一块。

    三个道童面面相觑,心想不过是警告你这里不能乱闯,又哪里说的好了?

    他们却不知,方行听了这话,心里就是高兴,这晋升殿闲人当然不能乱闯,只有自己这种达到了灵动四重的天才才能乱闯,小道童说的不错,所以要赏。

    小道童欲待再说,方行却不理他们,忽然间跳了起来,伸出两只小手,抱住了那粗如大殿石柱一般的鼓槌,大吼一声,便将鼓槌挥了起来,重重敲在了鼓面上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

    沉闷的鼓音宛若雷声,向整个山门滚滚传去。

    方行心下得意,下手不停,挥起鼓槌,嘭嘭嘭搞个不停,一时雷音滚滚,惊天彻地。

    三个小道童见了这一幕,顿时都惊的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醒世鼓之所以立在这里,便是因为除了灵动四重的弟子,一般人根本敲不响。

    而这看起来与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小子竟然敲个不停,岂不是说他已经达到了灵动四重?

    雷音般的鼓声从飞石峰上不停传了出去,顿时惊动了许多正在潜修的人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要晋升内门弟子了?是谁?”

    许多满腹热血,要争这外门第一个进入内门名誉的外门弟子都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不到一年,便有人要晋升内门了?是以前留下来的弟子,还是新入门的?”

    也有很多长老被惊动,好奇的向飞石峰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胖道人正走在山谷里,听到鼓声,泪流满面,知道是方行敲的。

    孟玄照听到鼓声,心里怒火旺盛,哀求的看着自己面前一脸冷峻的叔叔。

    紫竹林里的淡黄衫女子与黑面男子听了,那黑面男子苦笑道:“我们几个还曾经约定,看谁要第一个成为内门弟子,并下了赌注,却没想到,第一个晋入内门的,竟然是一个无权无势亦无多少资源的小孩子,这可真把我们比下去了,赵师姐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淡黄衫女子淡淡道:“与孟玄照做朋友,不如与他做朋友,有机会倒要结交一下!”

    黑面男子一怔,苦笑道:“说的不错,幸好这一次没有结下梁子!”

    又在青云宗主峰离世峰上,一株冠如华盖的古松下面,弈棋的黑发老者与白发青年,这一局棋已经下到了尾声,黑发老者正皱眉苦思,已经十天时间未曾下过一子,而白发青年则智珠在握,面带微笑,被鼓声惊动,睁开法眼往晋升大殿瞧来,顿时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这小家伙要进入内门了么?算算时间,倒也真差不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醒世鼓响了三遍,便见晋升殿内,三个老者飘了出来,此人最左首一人,瘦脸鹰目,颌下长须及胸,面色威严,中间那人,却是面色苍老,目光温润蕴藉,而最右侧一人,则身材矮小,穿着一袭黑袍,秃顶无发。他们三人的修为都看不出来深浅,应该是筑基期之上。

    以他阴阳神魔鉴的能力来说,除非是突破了筑基期,否则被他打量上一眼,其修为高下深浅,往往都是一目了然的。

    三位长老出来之后,那长须长老便喝问:“是谁敲响了醒世鼓?”

    方行单膝跪地,大声道:“外门弟子方行,已破灵动四重,祈入内门,修炼玄法!”

    长须长者打量了方行一眼,见他年龄不大,顿觉有点惊奇,道门里当然也有一些绝顶的好苗子培养的,不过那些好苗子往往都是一入山站,便被青云宗四大传承收录门下,小心培养,不必像普通弟子一样经过这个从外门到内门的竞争过程的,就像小蛮一样,因为体质特殊,直接便拜在了栖霞谷传法丹师青鸟长老门下,可以说直接就进入了内门。

    可是像方行这般,年纪如此之小,却从外门爬了上来的,还真不多见。

    不过这长须长老倒也没有问,只是点了点头,道:“你随我们来!”

    这三位长老,引着方行进入了晋升殿,却见大殿极其宽敞,长约百丈,深七十丈,殿中有玉石颜色的巨柱支撑着穹顶,极其高大,森严清冷,大殿尽头,最中央的墙壁上,悬着一副画像,画上却是一个青衫飘飞的老道人,正是三千年前的青云宗道祖云游子。

    而在画像下面,则摆着一方紫案,上面放着五部厚厚的典藉,乃青云五法。

    紫案下方,还有一条小案,上面摆放着一盏紫铜灯,此时并未点燃。

    来到了画像前,三位长老拜过了云游子道祖的画像,便转过头来,审视着方行。

    最左侧的一位长老沉声喝问:“方行,你来自何方,乡居何处?”

    其声音沉闷悠远,仿佛直刺方行心底,让他下意识便不敢说谎话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手,也只能糊弄普通人,方行年龄不大,却是个心坚意定的,见这长老发问,便将自己早就编好的谎言说了出来:“我乃楚西清流郡渔樵镇的生人,因镇上遭了旱魃之害,全镇之人皆被杀死,我藏在祖堂之中,躲过了此劫,后来流落江湖,辗转到此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,却是鬼烟谷附近的一个寨子,曾经出现过一只旱魃,全镇人无一生还,还是当时一位路过的散修,仗义出手,才将旱魃诛灭,这件事,在整个楚域也是有名的。

    方行从进入青云宗的时候起,便给自己编了这样一个身份,有人问起,便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那长老感受着方行的气血波动,发现并无异端,便点了点头,示意下一人。

    “方行,你既入内门,可愿受我青云宗三规十二戒?”

    “弟子愿受!”

    那长老便道:“好,你随我念诵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“吾青云宗弟子方行,愿受青云宗三规十二戒,首戒背叛师门……”

    (老鬼这个周成绩很差,尤其是推荐票太低了,这样下去很危险,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老鬼,另外这两天更新的事情说一下,老鬼现在被公司派到外地来出差了,这项目很不好做,非常的忙,加班到九点十点是很正常的事,也因为经常要开会,不在电脑前,所以更新时间也有点乱,不过我一直尽全力的保证自己更新正常的数量,也请大家谅解,唉,多余的话就不多了,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一下《掠天记》,给本书投张票,让我下一周成绩好点!谢谢大家!)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  

看过《掠天记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