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小说去 > 掠天记 > 第三十七章 江洋小盗


    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掠天记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却原来,方行还未得意多久,便见柳三沉默不语的追了上来,速度虽然比不上候清迅捷,却也没有慢多少,他见到候清被蟒蛇卷住,略略一怔,候清立刻叫道:“不用管我,不过只条二阶妖兽而已,我斩了此蟒便会跟来,你去追这小子,务必不能被他逃掉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擦!”

    方行无语,逃得更加起劲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知道,这条妖蟒只是二阶妖兽,比起归灵三阶巅峰的候清来说,确实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换了柳三来追自己,方行却也轻松了稍许。

    柳三只是灵动三重初阶,修为比方行高出了一线罢了,最关键是,柳三并不擅长身法,且有藤蔓怪树拦路,速度更受影响,而方行却是仗着自己的身形小,东窜西突,逃的贼快。

    柳三眼见得自己与方行的距离渐渐拉开了,眼神也陡然一冷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的速度,远比想象中更快啊,只是这一次却不能被他逃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暗暗想着,从怀里取出了一枚玉符。

    外门弟子各人至少有一件法器,而这正是柳三的法器,无比的神秘,平时很少示人。

    一边狂奔,他一边将灵力不要命一般的注入了其中,玉符渐渐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只要甩掉了这个家伙,我就可以逃出生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行看到了前方的一片荆棘林,心下略略生起了一丝逃走的希望。

    然而也就在这时,柳三忽然一声低吼,疾追中的身形竟然霎那间消失,而后人影一闪,直接出现在了方行身后两三丈处,出现之后,身形再次掠起,如巨鹰一般向前扑出了三四丈,直接将方行摁在了地上,而后单臂一扭,将方行的小胳膊扭转在了背后,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方小师弟,逃不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沉声喝道,口中呼呼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此时,他右手扣着方行的胳膊,左手捏着一枚玉符,玉符上光芒正在黯淡。

    他的胳膊也正在微微的颤抖,口中呼呼喘着粗气,这是灵力几尽衰竭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忽然间与我拉近了差不多十丈的距离?”

    方才胳膊被人扣在身后,心里也是一阵震惊,内心一片慌乱。

    柳三也颇有些庆幸,若不是自己这独有的法器,恐怕真会被这小子溜了。

    无人知晓,柳三手里有一枚特殊法器,乃是当初他救了的那个青云宗长老送的,这枚法器便是一枚玉符,有个名堂,叫作“缩地符”,灌入了灵气之后,使用此符,可以瞬息之间跳过十丈左右的距离,只是使用此符,极耗灵力,而且有时间限制。

    他正是通过此符,才逼近了方行身边,出其不意将他拿住。

    虽然灵力几乎耗尽,但好歹擒住了这小子,剩下的只需等候清斩杀妖蟒之后追来便是了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之后,柳三更是长啸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是通过啸声,告诉候清自己所在的方位,二来,也是表示自己已经控制住了对手。

    “柳三师兄,你真要拿我去当诱饵?”

    方行这时候已经奇异的冷静了下来,他被反扭着胳膊,转不过身来,只能背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柳三似乎有些歉疚之意,但只是一闪而逝,沉声道:“对不住了,若是不将你拿下,候师兄便要拿钱通去做诱饵了,钱通虽然脾气火暴,但曾经有恩于我!”

    方行笑了一声,道:“所以你要杀我?那来这破山之前呢?你们为何硬逼我来?”

    柳三沉默了下来,过了半晌,忽然道:“道门便是如此,再说这些也没用了!”

    方行摇了摇小脑袋,忽然道:“有用!”

    柳三微怔,道:“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方行深吸了一口气,忽然间强行转过了身子。

    他的左臂,本来被柳三牢牢扣住了,这是江湖中的一种擒拿手,也是柳三做捕快的时候,经常拿用的一种手法,一旦犯人被拿住,便像是蛇被扣住了七寸,丝毫动弹不得。可是此时,方行竟然刷新了他的认识,在左臂被牢牢扣住的情况,硬生生转过了身来。

    “啪啪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方行强行转身,他的左臂立刻就扭断了,发出了令人牙酸的断裂声。

    柳三一时呆住了,怔怔的看着自己手里握着的方行的小胳膊。

    此时这条胳膊已经扭曲成了麻花状,握在手里的感觉非常的怪异。

    自己扭断自己的胳膊,这是多狠的心啊!

    自己以前捕捉过的江洋大盗,也没有这么狠的心思吧?

    也就在柳三这惊愕之中,方行已经面对了他,苍白的小脸上微微一笑,右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刀柄刀,毒蛇一样顺势刺进了柳三的小腹里,他与柳三的距离实在太近,再加上柳三被他强行扭断自己左臂转身的狠意惊呆了一下,竟然完全没有防范到这柄短刀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一刀直没至柄!

    柳三惊愕异常,低头去看自己的伤口,脸上带着一种复杂的表情,惊愕,讶异,痛苦。

    而方行下手不停,一刀击毕,又已抬起刀来,狠狠的刺入了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灵力耗尽的柳三,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,根本做不出有效的反击。

    方行忽然一跳,飞踢一脚,将柳三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在跳起的时候,左臂便像提线木偶似的甩在空中,诡异异常。

    “柳三师兄,对不住了,当初在火堆旁,你是猜到了我没有睡着,故意把我会遭受的待遇告诉我,好提醒我快些逃走吧……”方行来到柳三耳边,望着柳三惊恐的眼神,轻轻说道:“还真有那么一会功夫,我把你当成了好人,准备在杀光你们的时候,独留你一个呢……”

    柳三喉结轻动,嘴巴微张,似乎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,全心全意来对付我,当然这也不重要!”

    方行没有打算要听柳三想说什么的意思,反手一刀割过,直接割开了柳三的脖子。

    鲜血飞溅,宛若喷泉。

    柳三脸上现出了一丝无奈与绝望。

    他堂堂灵动三重的修士,在方行面前,竟然没有一丝还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孩子吗?

    柳三绝望的认为,他比自己之前所见过的任何一个江洋大盗都狠,都狡猾!

    可自己这一路上,却一直都把他当作一个小孩子……

    对一个做过捕头的人来说,这真是自己这辈子里最失败的一件事啊……

    方行不再理会他,捡起了他手边的玉符,捂着摇摇晃晃的左臂,咬牙继续向山林里逃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时间多作纠缠,必须要抓紧时间逃走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不过几息功夫,候清便急速冲来,一眼看到了地上的柳三。

    他满身是血,手里提剑,剑上也满是血,他分明没有受伤,很明显是那头妖蟒的血,看到了眼前这一幕,候清瞳孔顿时一缩,仿佛被柳三那睁的大大的眼睛刺了一下,不过很快,他的脸色便回归了漠然,抬脚从柳三身上跨过,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:“废物!”

    目光一扫,便看到了方行逃走的方向。

    被撞歪的枝桠还没有回复原状,有一道清晰的痕迹。

    候清手中长剑一震,抖去了剑锋上的蟒血,长身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并没有追太久,便忽觉面前一阵尖锐的细风刮来,霎那间出剑,连飞剑都没有祭起,手中青锋剑绞出了一团雪光,只听“叮叮叮叮”细微之声不绝于耳,最起码几十根暴射而来的银针被青锋剑绞飞了,再之后,又是一道银光闪电般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候清冷笑一声,五指虚按,灵气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壁障。

    那道银光被这灵气壁障抵住,慢慢失去了继续向前飞来的动力,随后当啷一声落地。

    候清笑了,慢慢向前走去,轻声道:“这是我赐你的飞剑,你想用它来杀我?”

    在他前面,有一棵巨大的榕树,几乎两个成年人都合抱不过来,而方行小小的身子,此时正倚在树上,笑嘻嘻的看着他,他的手中两手空空,右手手边扔着一个小小的铁筒,左手无力的垂在身侧,看起来已经是毫无办法了,一副认命般的样子。

    候清打量了一下方行的模样,淡淡道:“我承认,你比我想象中难缠多了,若是早知如此,当初在山门的时候我就不会多此一举擒你了,多排会队,总比莫名其妙的得到你这么个对手强,在刘烽向我推荐你来做诱饵的时候,我也会一巴掌将他满嘴的牙打掉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张开了五指,飞剑自他腰囊中飞来,轻盈的飘飞在空中。

    “不过事已至此,还是快些斩了你吧,说实话,我很害怕你长大之后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候清眼中杀意凝结,飞剑灵蛇一般一动一动,似乎随时都会斩向毫无还手之力的方行。

    方行忽然嘻嘻笑了起来,惟一完好的右手枕在了脑后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杀了我?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我记得你曾经说过,要让我知道‘惨’字怎么写的么?”

    候清一怔,脸色渐渐变了,眼中一抹冷意闪过。

    飞剑嗖一声飞进了腰囊之中,然后他拿起了青锋剑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……”

    抬步,慢慢靠近,而此时,方行也紧紧握住了自己扎在头发上的洞天指环。

    (感谢【侯门三少】的打赏,一大章奉上!)(我的小说《掠天记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

    ...

    ...  

看过《掠天记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