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小说去 > 唐朝好地主 > 第七十章 捐款
    程处默和秦敢全程站在张超后面充当观众,观看了整个谈判过程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那个赵东家是个奸商吗,既然如此,为何还要跟他合作买他粮?”程处默等赵东家二人一走,立即忍不住问张超。

    “那个赵大户囤积居奇,哄抬粮价,确实奸商,为富不仁。”张超对赵员外倒也没有什么认同,但说实话,无商不奸,每个商人都在追逐利润,追逐利润的最大化。

    当整个关中的粮食市场都是这般混乱的时候,赵员外也不过是随波逐流罢了。再说了,做生意嘛,最主要的还是项目本身,而不是盯着交易对手的品德看。

    合作对手的品德也很重要,但没重要到超过项目本身。

    赵家现在处境很差,这个时候张超与他合作,正好可以占据主动地位。今天最后的谈判结果也证明了张超的想法是对的,光一个九八折,就能为张超每天拿到两三石粮食的优惠,一天两三石粮,一个月可就是上百石粮,一年呢?一年就是上千石粮啊,这个数字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何况,现在赵家跟张超合作,是硬气不起来的,张超让他们免费配送,他们就得免费配送,这也给张超自己节约了很多成本。

    拿到这么多优惠条件,换一个粮商,未必就能谈的这么顺利。赵家也算是张超仔细挑选的合作对象了,一来赵家实力还不错,能够完全供应的上张家的粮食购买需求。二来,赵家现在也有些困难,必须得重视张家这个合作商。

    若是找个资本雄厚的粮商,张超一天百石粮食,未必能享受到VIP待遇。而如果找一个实力更弱点的,说不定这小粮商哪天在这崩溃的粮市里说倒就倒了,到时张超还得重新去寻找合作商。

    找一个稳定的供货渠道,而且能拿到满意的优惠力度,这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买这么多粮,用的完吗?”秦敢倒是问了个实在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民以食为天,不管穷人百姓,一顿不吃就饿的慌。这京师长安人口数十万,这么多张嘴,你知道每天得吃掉多少粮食?做餐饮吃食生意,永远不用愁没生意,当然,前提是你得做的好吃,有口碑受欢迎。”

    张超现在可是有十一家饼店,而且还有不少张家沟村民每天提筐挑篮到京畿各县乡去叫卖的,此外,张家还跟许多驿站饭店酒楼有合作呢,有的是直接在张家拿货,有的是代售。

    凭着已经打响名气的铁枪牌子,不但黄馍馍销量节节攀升,而且肉包子豆浆油条生煎等各种新产品,也一样卖的很好。

    现在张超是不愁卖不出去的,他要考虑的是张家沟的产能有些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张家的白面馒头是二两一个,一石面蒸大约五百个。包子因为有馅和加水多些,普通肉包子一石面粉能做一千个。

    如果一天卖出两万个馒头,就得四十石面粉了,再卖一万个肉包子,又需十石面粉。油条、生煎、饺子、馄饨等也需要不少面粉。这个销量,张超还是相信的,毕竟长安这么大市场,他也有那么多的销售渠道。

    张超预订的粮食是不过过量的。

    真正让张超有些头疼的还是粮价的动荡,粮食市场动荡,必然导致张家饼店的这些产品也得降价。

    黄馍馍得降到三文一个,白面馒头则降到四文一个,肉包子十文三个。

    不过降归降,只要张超紧盯着粮食行价,不积压粮食,那么他的利润还是能保证的,并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他固定自己的利润,然后在自己的成本上加上利润,变更自己的产品售价,就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但这样做,生意多少会受些影响,毕竟价格变动不断,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  馍馍、包子、馒头、生煎等的利润都控制在半文钱一个左右,窝窝则利率更低些,张家所有的餐饮生意,除去面碱和火碱这块,张超估计一天能得到五万钱的利润额。

    五万是纯利润,分给股东一半,张超还能得到两万五千钱。

    生意做大了,利润变少了,但张超还算知足。

    这两万五千钱是固定的赢利,以后细水长流,天天都有。而且,饮食这块招牌打出去,口碑做起来后,就等于有了一个很好的平台,以后能借着这名声,做更多东西。

    一天两万五,一月就是七十五万,一年做好了,那也是九百万的大买卖啊。

    九千贯,近万贯了。就算这个赢利有些乐观,但保守点算,一年起码总有五千贯吧。

    虽不如香皂买卖和碱买卖那么暴利,可架不住量大啊,这生意天天有的做,而且这个生意,还能让许多人依靠张家,张家沟的村民,以及那些店铺的伙计们,这就是影响力。

    光有钱不是影响力。

    不过张超还是太年轻了些。

    他只顾着想自己的利润,想自己的收益,却忘记了商人在唐朝只是贱业,在朝廷眼中只是养着的猪,等肥了就可以杀了取肉的。

    唐朝确实没商税。

    但不代表没其它的收费。

    张超在店里想着这一年九百万的大买卖,结果市署的市吏来拜访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三郎今日在市场,我特意就赶来了,还好没来晚。”市吏一进来就满脸笑容的向着张超笑。

    “若是王大哥有事,直接跟我家铺里伙计说声说好,我亲自过去找你就是,哪用你亲自登门。”市吏虽只是小吏,可毕竟是西市里专门管理商家们的,现官不如现管,张超知道这些人的厉害。

    有道是阎王好惹,小鬼难缠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王市吏一脸微笑,看上去和气可亲的。

    “伙计,给王大哥弄碗新鲜的豆花,再来盘生煎包,一碗汤。”

    王市吏假意推辞了几下,便笑着坐下享受张家铺子的新套餐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王市吏终于道明来意。

    他来有两件事情,一是朝廷最近发大军围剿河北刘黑闼等叛军,出动了不少兵马,费了不少钱粮。皇帝体恤百姓,不忍加征钱粮,因此这个任务最后就落到大唐的商人们头上了。

    东西两市的所有商家,都加征一笔战争税。

    按商铺规模大小,应缴多少不一。

    张家是饼店,还是一家大店,因此落到张家头上的钱粮数不少,一百贯钱。

    看着市吏递过来的那张单子,张超脸色有些不太好看。一家饼店而已,才刚开几天呢,结果头上就摊到一百贯的战争征税?

    这样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这是发自三省的行文,长安东西两市的商家都得缴的,没的商量。”王市吏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张超想骂娘,他买这家店才花了三百来贯呢,这才开业几天,就要缴一百贯的战争加税,这叫什么没商税,这什么样的商税也没有这么高啊。

    他这店现在都还没赚到这么多钱啊。

    十一家店全家起来,一个月也不过能赚七百五十贯钱。

    朝廷这哪里剪羊毛,这明明就是杀猪啊。

    张超气的肝疼,太不讲道理了,什么叫皇帝体恤民情,不忍让百姓加征,多受负担?那商人就不是大唐的百姓了?

    秦敢也在一边皱着眉头,“王市吏,这摊派怎么这么高,一百贯?看来我回头得禀报下翼国公,让他去问问秦王殿下,这也太不合理了。真要缴一百贯,我们这小店只怕立即就得关张歇业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市吏脸色不太好看了。

    张超一下子明白过来,看来朝廷虽有向长安商人征战争税,但绝对不会有这么高,一家店一百贯,那东西两市有上万家店,这不得一下子征上百万贯钱?

    估计这衙门上下没少趁机伸手,层层伸手之下,这数字估计就已经翻了翻了。

    “啊,看我这记性,原来是我拿错了,这张单子不是你们的,是其它家的。你们那张,我一会回去找找,再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市吏灰头灰脸的跑了,这个家伙明显忘记了铁枪饼店,那可是有翼国公罩着的。

    张超看破不说破,把市吏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市吏又赶回来了,这次的单子上数字变成了十贯。

    依然很多,但已经是减少了十倍了,张超估计这次的数字应当就是上面征收的数字。

    不管内心如何不满,张超最后还是只得掏了这一万钱,然后换回了一张收据。

    刚割了一万钱的肉,送走市吏,饼行的行首又来了。

    饼行就是卖饼的商家行会,有一个会首负责联络管理,充当官府和饼行商家之间的联络者。

    会首过来,是来劝捐的。

    长安饼行准备自发筹集一千贯钱捐给朝廷。

    “我家要捐多少?”

    “捐钱当然是大家自愿捐,能多捐点自然最好。”会首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以不捐吗?”张超也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不行的,所谓自愿,那只是个玩笑。你多捐没限制,但至少得捐两贯。

    张超觉得一家两贯的话,最后肯定不止募集一千贯,多余的钱,估计也是落入行会里这些管事人手里。

    但这事情也算是潜规则,各个行会对同行商家的约束力是很强的。若是得罪了这些人,发动同行抵制,以后肯定会混的很艰难。

    “掌柜,给会首拿钱!”

看过《唐朝好地主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