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小说去 > 唐朝好地主 > 第五十二章 包婚
    第二天,李世绩左等右等都不见张超前来,于是便叫了一个家将,让他骑马去张家沟。

    “务必给我把张文远带回来,他若是东推西推的,那就直接把他捆了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曹公。”长的五大三粗的魁梧家将一声答应,大步出了厅门。

    到了前院,直接点了八名家丁,然后一个个翻身上马,往张家沟杀奔而去。等到了张家沟,却被张老爹告之,张超昨天上午就已经收拾了行李去了长安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弄错了?我们曹国公到现在都还没见到三郎,这才让我们前来接他。”

    老爹心头一沉,连忙叫来正在喂马的钱贵。

    “钱贵,你跟我说实话,三郎去哪了?”

    钱贵一脸懵逼,“小郎君昨日走前,确实对老仆说是去长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除了带栓子,还带了谁一起?”

    “小郎君还带了五爷和山爷,还有小八小十三两个。”

    张老爹一拍大腿,坏了。张超要是去长安,肯定不会带上柯山他们一起。现在李世绩的家将都找上门来了,肯定是这小子没去长安。再一起昨天张超跟自己说的那番话,老爹这才回过味来,他根本不想去长安呢。

    老爹亲自跑了趟村正家里,询问了柯五的媳妇,终于破案了。

    柯五昨天走时说了要去蓝田,跟张超去打猎。

    几个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去蓝田寻三郎?”家将问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他们去蓝田打猎,肯定是进山了,这秦岭山那么大,到哪寻他们去。罢了,麻烦小哥回复曹国公,就说多谢他的好意了,是我儿不识好歹,烂泥扶不上墙。”

    家将只得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李世绩一听张超居然跑进了秦岭山中,也是气的胡子乱抖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张三,真是不识抬举,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曹公,张三郎走前留了封信给你,我们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信就是一张折叠起来的白纸,很白很薄。

    打开,一张白纸上,写着密密麻麻的千余字。字很小,而且不是毛笔字,蝇头小字,笔划很硬。

    只是李世绩扫了几眼,却发现很多字缺笔少划的,错字满篇。

    “好纸,字写的也还行,可怎么就这么多错字?”李世绩可惜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等细看完内容,李世绩却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曹公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张文远,倒是有些小瞧他了,居然还跟我谈起了河北局势。”

    几名家将一听,都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张三郎以前不是在深山里避世的小和尚嘛,刚刚下山还俗的和尚,他懂个什么局势啊。居然还敢跟堂堂上柱国曹国公指点河北局势,这不是班门弄斧,怡笑大方嘛。

    李世绩却没笑。

    他虽然心里也觉得张超写的那些有些危言耸听,甚至一派胡言。可仔细想想,有些话又还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比如张超说窦建德在河北民望极高,比如朝廷杀了窦建德,以及征召窦建德原来麾下文臣武将入京,加上朝廷委派的河北官员对原归散回家的夏军将士的清算,使的河北人心惶惶,各自难安,才终于有了河北之乱。

    李世绩原来就是镇守在河北南部,因此很清楚张超说的这些话确实有道理。朝廷在击败窦建德后,对河北地方的处置上确实有些失当。

    窦建德被俘后,留守的伪夏左仆射打开府库,分发钱粮给将士,将他们遣散回乡,然后带着窦建德妻儿投降唐军,本来这是很好的结果。若是朝廷这个时候既往不咎,大力安抚河北人心,河北肯定不会再乱。

    可朝廷却对河北用了高压清洗策略。

    想想今年朝廷另一支大军,李孝恭和李靖南征,以迅雷之势杀到江陵城下,最终萧铣投降。萧铣降后,李孝恭本来要纵军劫掠,但李靖劝住了。

    最终李孝恭没有杀人也没有劫掠,几天后,从四面赶来勤王的梁军十余万到达江陵城下。因为唐军没有劫掠百姓,萧铣便又主动劝这些梁军投降。

    一兵未损,十余万梁军就此解甲归降,而南梁占据的江汉等数十州之地也因此一夕而平。甚至因为唐军在南梁的秋毫无犯,使得李靖到达岭南后,各地的酋长俚帅们也是纷纷望风归降,毫无抵抗,李靖等一路上都没打什么仗,就这样平定了半壁江山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若是当初李靖没有拦着李孝恭,让他洗劫了江陵,甚至是直接清算了那些南梁文武官将,那十几万南梁勤王军赶到后,会甘心投降吗?

    就算唐军能正面击败这十几万梁军,可其它的梁军会这么轻松投降?江南其它地方,岭南的那些俚帅们,肯轻易归顺?

    一切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同理,若是唐军当初俘虏了窦建德后,留他一命,或者说起码优抚下河北那些人心不安,刚遣散回乡的夏军将士,事情可能又是另一个局面了。

    李世绩有些佩服,张超一个灞上小民,居然也能把这番大势说的头头是道,道理分明,这是让人意外的。

    可张超说这次河北反军会背水一战,上下同心,势必难挡,这他却是不认同的。窦建德还大败虎牢呢,刘黑闼能成什么事?

    算了,这个小子只是不想去河北找理由而已。不管他究竟为何不想去,既然他这般不愿意去,那自己也没必要强求他。

    李世绩去了趟翼国公府,跟秦琼程咬金等老兄弟吃了顿饭,算是辞行了。

    “茂公仅管放心去河北,单二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,说不定等你到了河北,二哥也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琼走通了李世民的路子,他带着李世民见了趟单雄信,期间单雄信向李世民表了忠心。具体的这些变化,并不是很简单,但他们得了张超的点拨,终于走了对的路子。有了李世民的松口,单雄信终于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叔宝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家兄弟说什么客套话,单二哥也是我的兄弟。我还要多谢茂公这次愿意带三郎去河北呢。”

    李世绩苦笑。

    “说到这事,我有些无奈。三郎跑秦岭去了,这小子是宁愿跑山里躲着,也坚绝不肯随我去河北,我是没法子了。”说着,他还把张超的那封信给拿了出来,给秦琼几人看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小子,倒是不简单,也不知道他师父三藏法师以前都教了他一些什么,居然也敢跟我指点江山了。”

    秦琼一听,也不由的有些生气,“铁枪老哥对这小子太过放纵了,我们好心好意给他找一个这么好的获勋机会,他却还这般不领情,好像我们是要害他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程咬金也在一边骂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人各有志,不能强求。”倒是李世绩劝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等他回来,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,都要无法无天了。”秦叔宝说道。

    牛秀一边道,“其实要收拾文远也容易,你看他不也二十一成丁了嘛,这么大年纪却还没成亲呢,肯定心就野了。咱们给他说门亲,等一成亲,到时有了媳妇再生一堆孩子,他就肯定会收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有道理,确实该给他说门亲了。不过,哪有合适的呢?”

    几位国公在那里商量着给张超找个什么样的媳妇,不能是普通的农家女,一般的女子也配不上张超。又不能是什么商人女,商人是贱业。最好是挑个地主或者是士族之女,家境殷实,姑娘也得有些见识,品性还得好......

    灞上南面,蓝田。

    蓝田县内,秦岭北麓山下,张超则刚出门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们到了蓝田秦岭山下的一个小山庄,这个庄子是柯五老丈人家。柯五的媳妇就是这山庄里人,柯五的丈人是个采药人,也种些药材。每年都会送药材到长安去卖,他与柯五的父亲是老相识。

    柯五家兄弟多,柯五丈人则是家里女儿多。后来柯五父亲和他丈人就顺势结了亲。

    柯五妻子姐妹是真的多,足足九个女儿。他丈人在当地也是非常有名,因为他不但生了九个女儿,前后还娶了五个妻子。娶一个没几年就死了,娶一个没几年就死了,足到娶了第五个,才总算安稳的一起过了二十多年。

    柯五丈人姓王,已经六十多岁了,人却很热情。昨天拿出了家里的一些熏干的野味和干蘑菇等待客,今天又亲自为张超等人做向导,带他们进山打猎。

    “五郎啊,这位三郎真那么了得?”王老伯拉着自己的女婿一起前头开路,一面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了得。”柯五回道。

    王老伯点了点头,他娶了五个妻子,一共帮他生了九个女儿,最终才终于生出了一个儿子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儿子才八九岁,九个女儿多半都出嫁了,但家里也还有三个年纪小的未出阁。

    昨天王老伯看到张超后,就觉得这后生非常不错,心里起了要把张超收做女婿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五郎,你一会跟张三郎吹吹风,看他能不能跟你做个连襟。家里还有三个姑娘,大小十六小的十三,都不错咧,你让张三郎看看,他看上哪个,咱就许他哪个。”

看过《唐朝好地主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