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小说去 > 唐朝好地主 > 第三十四章 再赚崔家一笔
    秦琼听到管家禀报说崔善福来了,只是冷哼了一声,他连见的打算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“秦伯你去告诉崔库真,就说某今天没空见客,让他请回吧。”
  
      管家过去传话,崔善福听后越发不敢走了。秦琼这态度,是心中很不满啊。若是他今天真的就走了,以后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报复呢。
  
      崔善福都差点跪下了。
  
      “管家,烦请再帮我通报一声,就说崔善福驭下不严,才致冲撞了翼国公府上。现在崔某带着惹事下人负荆请罪,还望秦公能让某当面道歉。”
  
      秦伯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崔善福,“你们崔家倒是真的好厉害,谁都敢欺负。我们翼国公府平日里虽然低调,可却不是好欺负的。你们可知道你们今天欺负的是谁?那是我们翼国公的兄长和他的义子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。”
  
      人在屋檐下,崔善福也只能陪着笑脸说尽好话。
  
      “等着吧,我去跟郎君通报下,至于愿不愿意见你,接不接受你的道歉,这个另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崔善福点头连连,一面将一个银铤递到秦伯手上。
  
      秦伯看也没看的推了回去,“崔家的银子我可不敢收,谁知道回头你们会不会说这是我的卖-身银子。”
  
      看着秦伯扭身走进府中,崔善福气的心中滴血,可还不敢表示。最终只能把这腔怒火发在了崔琮的头上。
  
      “瞎了你的狗眼,连翼国公府也敢惹?”
  
      “郎君,我...我...我当时真不知道那张三郎居然有这来头啊。”崔琮哭丧着脸回道。他心中也是委屈万分,自己辛苦为崔家做牛做马,可到头来却什么责任都是他的。
  
      崔善福也是一肚子火气,偏偏还发作不得。
  
      这边丢了一百两黄金,那边还他娘的得罪了秦王的三位红人,偏偏这三人中秦琼还是他的上司呢。
  
      可这事情怪谁?
  
      若不是崔琮要强买强卖,不也没有这回事情?
  
      秦府内。
  
      秦叔宝依然不想见崔善福,正要让秦伯去回话。张超在一边忙道,“义父,既然这崔善福与义父同在秦王府为官,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不如今日就让他进府,把事情说开,以后也好相处。”
  
      崔善福的官职是不高,但张超也弄清楚了这人身份。那可是北方第一豪门清河崔氏啊,哪怕中落了,但千年世家也不是等闲之辈,他们的声望依然很高,尤其是这些豪门历代相互联姻,他们的关系人脉网是极强大的,换句话说就是他们的影响力很大。
  
      隋朝的独孤皇后是崔善福的表姐,而大唐皇帝李渊的老娘正是独孤皇后的姐妹。因此李渊的曾外祖父其实也就是崔善福的叔祖父,论辈份亲戚,李渊还得喊崔善福一声表叔呢。
  
      估计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,崔善福才能进入秦王府做一个库真。
  
      说来,崔善福其实也算是皇亲国戚,只是李渊老娘早死了,两家又隔的有些远了,所以这亲戚也不算太亲。特别是崔家以前在隋朝时跟杨家关系向来近,因此本朝皇家和他们不亲也算正常。
  
      但张超也不愿意无故结怨,现在崔善福主动来道歉,若是能把这事情化开,当然是最好的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三郎这样说了,那秦伯你就去带他们进来吧。”秦琼道。
  
      崔善福终于进了秦府,但却不是从大门进的。那个老门子如同一员大将镇守秦府大门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秦伯领着崔善福沿着围墙绕了半圈,最后从个角门进的府。
  
      一进入大厅,崔善福就看到秦叔宝、程咬金和牛进达三位同僚,另外厅里还有一个独眼的老汉,和一个白俊的少年。
  
      不用说,这定然就是那狠狠坑了他一把的张铁枪和张三郎了。
  
      牙一咬,崔善福上前两步就往地下跪去。
  
      张超忙上前扶住,真让他跪了这一下,这崔善福心里肯定就真要把他牢牢恨上了。今天他只想了结这事,便宜他已经得到了,拿了崔家一百两黄金,他便也不想再怎么样了。
  
      “崔郎君,一场误会而已。今日我在福满楼已经与崔掌柜的尽释前嫌,重新缔结了契约,交易非常愉快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小郎君真是大人大量啊,这次事情是我们福满楼做错了,都怪我平日疏于管理,驭下不严,才出现这种事情。今天我亲自登门,就为负荆请罪,小郎君,这是你的黄馍馍配方,现在原方奉还,我福满楼不敢占用。另外,为表歉意,我将福满楼做为陪礼送给小郎君,还请小郎君收下。”
  
      东市的福满楼是栋三层的酒楼,位置很好,在东市四条主干道交叉的四个十字大街的东十字街口。
  
      开店最讲究位置,一条街面上,位置最好的就是十字路口,然后就是街道两端,这些路口两端,一般都是人流量较大的地方,因此客流量大。街道的中段,往往都是位置最差人流最少的。
  
      福满楼就占了东市四个十字街口中的东十字街口,这片也都是酒楼饭店集中区,算是高档餐饮区。
  
      福满楼不论是地段还是装修都很不错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一家高档酒楼,就算如今是初唐,商铺房价便宜,可最起码也能价值一千贯。若是过几年,大唐统一天下,四海归一,天下太平,这酒楼的价值还会节节高升,涨个三五倍十倍都不成问题。
  
      崔善福一出手,就是一座酒楼,不可谓不大手笔。
  
      张超都被震惊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一座酒楼啊,三层酒楼。
  
      不过只是惊讶了一下,他立即就拒绝了。
  
      拿个黄馍馍配方坑了崔家一百两黄金,足够了,再贪心,就过之不及了。崔善福也不大是真心的要送酒楼,他真要,这事就有趣了。
  
      张超坚拒,这让那边暗中观看的秦琼程咬金几个都暗中赞叹。一般的人面对这样的好处,可是难以拒绝的。之前秦琼听说张超拿个配方要了崔家一百两黄金,还觉得张超有些过于爱财。但现在看来,张超爱财,但也有底限。
  
      张超不但没有这酒楼,而且还把崔善福送还的配方又给了他。
  
      “崔郎君,这配方是咱们公平交易买卖的,现在你退还配方,是不是对这交易不满意想反悔啊。如果崔郎君真要反悔,也没关系,我这就把那一百两黄金退还给崔郎君。”
  
      崔善福不由苦笑,这配方还送不回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崔郎君请放心,既然是公平自愿买卖,那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。我把配方卖给了你,那以后你们就能做黄馍馍卖。其实长安这么大,人口这么多,就算我们两家一起卖黄馍馍,也不会影响对方生意的。至于做馍馍的面碱,以后我也会供应给你们家,一切都按市场价,绝不会故意要高价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一百两黄金卖给崔家一个黄馍馍配方是一次性的买卖,但如果崔家以后也卖馍馍,那张超还能长期卖给他们碱面呢。
  
      他甚至在心里都想好了碱面的售价了,就按一个馍馍的碱量收一文钱的价卖给他们。一石糜子面,配上一升左右的面碱就行了,比例差不多是百比一。
  
      一石糜子面配上其它的材料能做成两千个黄馍馍,张超可以按这个比例卖面碱给他们。一升碱面,张超收钱两千文。
  
      若是以后福满楼一天卖一万个馍,那张超就能卖面碱钱一万文,他卖两万个馍,张超就能赚两万文钱。
  
      提炼面碱可比自己做馍馍卖还简单,利润还高。张超巴不得以后崔家多卖点馍呢,就算他拿面碱做其它面点也没关系,反正他们用的面碱多,张超就越赚钱。
  
      想比起配方的一锤子买卖,这个才是细水长流,更赚钱。
  
      这就跟后世收取专利费一样的赚钱啊。
  
      就在秦家大厅里,张超跟崔善福又达成了一个买卖。
  
      以后福满楼每天向张超购买五升面碱,价格为十贯。崔家按张超的黄馍馍配方,这五升面碱能和五石糜子面,做出一万个黄馍馍。若是崔家需要更多,需提前预订。
  
      张超做黄面馍馍一个利润起码两文,现在崔家按张超的配方做,面碱每个得多支出一文钱,不过依然还有的赚,只是肯定不如张超赚的多就是。况且,崔家有了面碱,还可以制作出其它好吃的发面面食。
  
      张超很注重契约精神,特意与崔善福又白字黑字的写下了新契约,各自签字按手印。崔善福签完契约后,立即拿了十两黄金出来,算是提前预订八天的面碱预付款。
  
      又十两黄金入帐,张超脸上满是笑容,对崔善福客气无比。
  
      这可是金主啊,当然得客气点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秦琼他们却依然很是淡淡的,没什么好脸色。那边都已经开始上酒菜了,秦琼却没说一声留用的客套话。
  
      崔善福倒也是有眼色的,见状连忙笑着告辞。
  
      “其实没必要跟他们客气。”等人走了,秦琼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只是对顾客客气。”张超笑着说道。崔善福这样的客户,他还真希望再来两打,以后崔家用他们的面碱,那可是要把一半利润送给他,这样收益,再客气点都没关系,逢年过节,他都愿意给崔家送点礼物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反正,羊毛都出在羊身上。

看过《唐朝好地主》的书友还喜欢